新華網 正文
中國IT業 在這里昂首起飛
2019-09-29 08:27:22 來源: 北京青年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薩蘇老師的講解生動有趣

  值此國慶來臨之際,“天天副刊”特別推出“迎國慶”系列報道。本文是第六篇。

  愛國激情不應局限于書本、課堂,更應體現在現場行動。日前,“青睞”會員來到中關村創業博物館,展板上面寫著:“希望能夠留下現在年輕人的樣子,也希望這里能成為創業者的精神家園,更希望能夠守護這些精神的存在,希望到這里的你能有所獲得,有所思。”我們在這里收獲的,不僅僅是知識、回憶,更多的是感動、信心!

  9月25日,站在中關村創業博物館的門口,就可以看到醒目的“創業味兒”:頭頂“瀛海威時空”、腳踩“四通公司基石”,左邊一扇“金山門”、右邊一扇“聯想門”。這四家公司的“復刻品”,標志著中關村最初的歷史信息。

  在中關村創業博物館的入口,我們與天天副刊“青睞”的老朋友薩蘇先生見面了。此次他受邀擔任“青睞人文尋訪”的講解嘉賓,特提議帶大家參觀剛創辦一年的中關村創業博物館。

  父輩就與“中關村”結緣從事IT行業是薩蘇“祖傳”

  說起薩蘇先生,他更被人知曉的身份是作家、主持人、文化傳播者等等,很少有人會想起他曾經的“身份”——IT工程師。他曾在美國通用電氣公司、諾基亞公司等處工作10余年,擔任中國金卡、國家EDI中心等項目PM,榮獲通用電氣公司亞洲區最佳員工等獎項。作為早期的IT員工,薩蘇對IT事業的前世今生的親身了解,使他成為中關村創業博物館最佳的“館外講解員”。

  當然,在這個身份背后,薩蘇與中關村還有更深切的聯系——薩蘇的父輩就與中關村這片土地有著難解的淵源。薩蘇自己也常開玩笑稱自己從事IT事業屬于祖傳。

  薩蘇告訴大家,若要讓他講中關村的歷史,他不會干巴巴講中關村的具體發展歷程,而是要講在這片土地上的人,以及讓今天的中關村成為中關村的科學發源地——中國科學院。這里也是薩蘇從小長大的地方:“中國科學院大學的大門,就沖著我們家,現在我也老到那兒去拍照。”

  中國科學院成立于1949年11月,最早創辦的研究所大部分位于中關村,目前中國科學院100多個科研院所等科研機構中,近1/3坐落在中關村。可以說,中科院就是中關村的搖籃。

  薩蘇的父親,就是一名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中科院研究員,是我國早期計算機研制人員。薩蘇回憶,肩負新中國第一臺商用臺式計算機研制任務的父親經常早出晚歸。“那個時候我們家住在東城區,他每天早晨在我起床之前,就已經騎著自行車去中關村了。”薩蘇現在想想,從東城到中關村,真是一段不遠的距離,父親當時卻堅持每天如此。

  而正是這些中科院的研究員和科學家們的共同建設,才為中關村日后的蓬勃發展奠定了基礎。

  中國第一代商用臺式機長城203的內存板是用手“刻”出來的

  薩蘇指引大家在一臺老式臺式計算機的展位前駐足,它是長城0520計算機,是中國第一臺中文化、工業化、規模化生產的微型計算機。

  看到這臺長城0520,薩蘇就想起了父親參與研制的更早期款——中國第一代真正投放市場的商用臺式計算機長城203,它們在外形上很相似。薩蘇提起了父親與長城203的一段往事。

  “其實我家本來有一樣東西是有可能捐給創業博物館的,就是長城203的內存芯片,但現在是沒法捐了。”薩蘇介紹,父親當初是中國科學院數學所的研究人員,擔任了我國第一代臺式商用計算機長城203的生產組組長。“長城203有一塊長長的內存板,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它的樣子,周圍一個塑料塊,中間一個銅網。最初中國開始搞計算機,特別是臺式計算機的時候,好多部件是靠手工做成的。”

  薩蘇講述說:“方形的板子上有經線,有緯線,一共1024個點,每個點上會拴一個小磁珠,你們可以想象一下那小磁珠有多大。這塊板子大概也就是相當于我手掌心這么大,但是里面要放1024顆磁珠,這些磁珠是怎么放進去的?都是靠手工給它串起來的。每個磁珠是有電或無電的,有電的時候它就代表著1,無電的時候它就代表著0。所以這一塊芯片它實際上就代表著1024個0或者1。”

  如果把它換算成今天的數字語言的話,就是一個KB。一個KB當初就是一塊板子,若是要1G內存大小的,要多少塊板子?在現在這個時代,這是無法想象的。

  也不光是薩蘇的父親在“穿珠子”,薩蘇還回憶起了當時中國科技大的第一代畢業生,“比如我們樓里的趙靜芳老師,他們當時剛到科學院,馬上被分配到最尖端的這個組來研制計算機。我想當時她肯定抱著一種非常強烈的理想主義精神來的。結果卻在這里日復一日地穿珠子。這一定是個落差非常大的事情。”

  出乎意料的是,趙靜芳并沒有這么覺得,反而覺得很光榮,她也曾經跟薩蘇講過:“比芝麻還小的一個珠子里,你以為只穿一條線嗎?不對!是穿三條線,一條正線,一條負線,還有一條地線!這樣才能夠使它真正地發揮作用。”

  父親生前,薩蘇曾經問過父親一個問題:“長城203真的全是我們中國人自己研制出來的嗎?”父親當時很自豪,說:“真的是這樣。”

  薩蘇說:“你們的計算機里面的芯

  片CPU是什么樣的?能不能給我看看?”結果父親想了半天說:“我們的機器沒有CPU。這就是我們自主知識產權的,因為我們當時用好幾塊板子來實現了CPU的功能。所以它沒有像西方那樣,就是一定要做一塊CPU來解決整個中央處理器的問題,它是分散處理的。”

  這恰恰證明了我們中國人在自己制造計算機的時候,確實是自己的創造。

  給長城203做抗寒抗熱實驗肉聯廠冷庫里發生盜竊案件

  長城203研制成功之后,受到了全國矚目。雖然民間機構想要得到一臺還需要批文,但也是十分搶手。當時,部隊也說要使用,但由于部隊對使用環境的要求比較嚴格,需要從北方一直到漠河,到南方一直到海南島的溫度區間都可以使用,才能進到部隊的日常工作中去。所以,薩蘇的父親和他的同事們在研制出長城203之后的另外一項重要任務,就是給它做抗寒和抗熱試驗。

  抗熱試驗就是薩蘇父親主持的,“當時父親出差去天津,采購了耐熱的計算機背板材料,給長城203換上之后,放進高溫烤箱,看它在里面工作的情況怎么樣。事實證明,當時產品的質量極為過硬,長城203第一次試驗就完全通過了耐熱試驗。”

  抗寒試驗就稍微有些曲折了,工作組找到了當時在團結湖的北京的肉聯廠,把計算機放進冷庫,看看幾十個小時后會不會出問題。結果每次試驗都是失敗的。大家開始仔細檢查,才發現問題不出在設計,而是因為每部計算機都缺少零件——里面的晶體管缺失。

  工作小組推斷,這里面一定有問題,因為安裝的時候晶體管是完好的,這是他們可以確定的事情。“甚至當時有人推測說,會不會是蘇聯或者臺灣的特務跑來破壞長城203?”

  于是,之后的實驗每次都會有一位穿著防寒服的保衛干部隱藏在半扇豬肉的后面,等著看到底會發生什么事情。結果過了大約半個小時,有一處下水道的頂蓋突然被打開了,一個黑影鉆了出來,跑到計算機這兒來,掀開蓋從里面抓了一把晶體管就走。原來,這個人就是肉聯廠的一個工人。當時社會上正在流行裝晶體管收音機,但是零部件很不好買。他不知道怎么注意到了長城203計算機是晶體管的。于是每次工作組來試驗的時候,他都偷偷地進來抓一把晶體管走。“破案”之后,這臺長城203也很快順利通過了抗寒實驗。

  “我對Windows95情有獨鐘 因為它幫我掙錢了”

  走過長城0520展臺,看到的就是Windows95,現在也算是“古董”了。看到這兒,薩蘇又有一段關于自己的小故事跟眾人分享。

  1992年,薩蘇從北京師范大學畢業。“那個時候我們去找工作,基本上都是一幫單位追著要人。”像薩蘇這樣學計算機、學IT的學生,更是十分搶手。“外企當時工資是正常工資的十倍以上,還有很多人不愿意去,擔心將來沒保障,應聘的人還是挺少的。”所以,薩蘇就很順利地找到了一份中德合資的北京飛機維修基地的工作,“當時我應聘的是計算機工程師,一個月是350塊錢,在1992年是絕對的高工資啊。不過后來我發現,我真正聘上的時候給我定的是計算機專家,450塊錢一個月。”

  為什么能夠聘到這么高呢?這并不是薩蘇要求的,而是公司內部的人評的。“就因為當時我在應聘的時候看到了一臺計算機,然后就指著計算機的屏幕問,‘這個東西是不是就是Windows?’他們就說這個人了不起,連Windows都知道!必須聘成專家!”

  中國第一本ROM手冊正確率達到97%

  在長城203旁邊,擺著各式各樣的不同電腦操作系統的使用手冊,它們來自不同年代,薩蘇看到這些時,想起的是中國第一本中文計算機操作手冊。

  這個故事與中國科學院院士、被譽為“中國計算機之母”的夏培素先生有關。那時,薩蘇的父親也參與了這些計算機早期的工作,當時工作組搞來了兩臺進口樣機,一臺意大利的,一臺法國的。當時國內真的沒有計算機可以參考,也沒有人來教,中國最早的臺式計算機真的就是自己一點點“鼓搗”出來的。

  中科院研究所的科研人員就打開了樣機的主機,用一種特別靈敏的試電筆一點點測,測它主板的電流走向,進而來判斷它在做什么事情,根據這個來判斷它里邊的電路設計,根據國外芯片的反應,一點一點地把里面的數據推測出來。薩蘇說:“好在它只有六十幾條編程語句,最后工作組硬是把這60條語句全給翻譯成了中文。他們做的工作就是寫出了我們中國第一本ROM手冊。”

  后來1972年中美建交尼克松訪華,中美互贈禮物,中國拿到了對方的編程手冊,對比之后才發現,我們自主研究翻譯的語句正確率達到97%。“大家都認為是一個很值得鼓舞的數字,至少說明在70年代,我們當時的計算機研制水平,能夠跟世界上最好的國家做一個比拼。”

  6800多張舊磁盤“封印”進櫥窗

  如果Windows系列展品帶來的回憶殺還不夠濃烈,那么接下來的景象絕對能勾起人們的回憶。若不是薩蘇指引,很難發現這個博物館還有一個隱藏的負一層,眾人跟隨薩蘇的腳步拾級而下,走到一半便發現了樓梯旁的墻壁也是展示臺,樓梯旁的玻璃櫥窗里,人們記憶中熟悉的軟盤堆成了小山。據介紹,這個櫥窗里堆的3英寸軟盤足足有了6800多張,重達115公斤。

  許多“青睞”團友看到這些四四方方的軟盤都感覺到無比親切又陌生,親切是因為大家十幾二十年前都用過它;而陌生,則是因為不知什么時候,它就消失在了生活里。讓這些隨著科技進步、技術迭代消失的物件,得以在博物館里重現,多少還是讓人有些觸動。

  薩蘇邊走也邊說了一個讓大家驚訝的信息:這堆成山的軟盤,如今用一個重量不足5克的8G小U盤就全都能裝得下!

  5克和115公斤,科技的進步就這么直觀地展現在眾人面前了。

  這個創業博物館里,不只有勾起大家懷舊情懷的3英寸軟盤,還有許許多多的“回憶殺”物件:殺毒軟件、蘋果電腦、小霸王學習機、BP機和商務通……

  “始亂終棄”和“見異思遷”正是信息時代的動人特色

  上世紀80年代,中關村大街上開始出現一些公司,那時薩蘇跟他的中科院小伙伴們也都在十幾歲的年紀。“那個時候,中關村這片土地只有各個部委、機關和研究所,誰能想到公司是干什么?公司外觀都是咖啡色的玻璃,我們在外面看覺得特別神秘,偶爾壯著膽子推開門進去在里面轉了一圈,其實人家那時候就是在賣芯片了。”

  薩蘇回憶,中關村最早興隆起來的生意,是裝機。那時候一臺計算機差不多賣到1萬塊錢,裝一臺利潤只有幾十塊錢,但即使如此,這也成為吸引大家來中關村賺錢的動力。

  時間來到上世紀90年代,“瀛海威”橫空出世,它被稱作中國第一家互聯網公司,當年公司就立在中關村街頭,寫著“中國人離信息高速公路有多遠——向北1500米”的廣告牌,成為宣傳經典。“像瀛海威這樣的公司,實際上就是中國開始走向科技投入的典型案例,因為它開始做網絡服務了,我們開始接觸到什么叫Internet。”

  薩蘇說,雖然那個時候瀛海威所提供的網絡服務帶寬只有64k大小,但是它確實給中國互聯網開了先驅。“這家公司雖然開了幾年就倒閉了。但是我的看法就是,長江后浪推前浪,互聯網環境下各種各樣的企業會誕生出來,這才是進步的表現。”

  薩蘇帶著大家繞著創業博物館走了一圈,中國電子信息技術的發展脈絡逐漸清晰。從上世紀50年代產的曾為“兩彈一星”出過力的飛魚牌手搖機械計算機,到1987年上市、開啟中國辦公自動化的四通2401打字機;從曾占據中關村半壁江山的四通公司,到靠軟件起家的金山公司;從中國第一代擁有自主版權的文字處理軟件WPS,到聯想1993年第一臺“586”……太多中國的驕傲,刻進了這間博物館里。

  薩蘇說:“小小博物館濃縮了中國IT產業在半個世紀中的努力前行。每一件產品問世的時候都是走在時代的潮頭上,而轉眼之間就消失于人們的記憶之中。這種高速的‘始亂終棄’和‘見異思遷’,卻正是信息時代發展的特色。而這家博物館所展示的,是短短幾十年中國改革開放走向世界的動人時間。”

  在活動最后,薩蘇向大家揭示了為何沒有把長城203的手工芯片捐獻出來的原因。“我的父親幾年前去世,我把他的骨灰和這塊芯片板一起下葬,陪伴他。”講到這里,現場響起了掌聲,所有人都為之動容。文/本報記者 雷若彤 攝影/清子

+1
【糾錯】 責任編輯: 凌紀偉
新聞評論
加載更多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成都:7只新生大熊貓齊亮相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寧夏石嘴山:“塞上江南”現花海
所羅門群島風光
所羅門群島風光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南寧:華美夜色扮靚東博會

?
01003009095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53794
时时彩手机计划软件